你的位置:主页 > 宠物狗 > 正文

冷光源 2016合肥首届装置艺术展将开幕

更新时间:2021-06-10

  相对于蜡烛、白炽灯、火山和太阳而言,有一种光源并非靠热能激发,而是凭化学能、电能转换,这类发光体包括萤火虫、霓虹灯、闪电等等,人们将此命名为“冷光源”。“冷光源”无热,亮度高,能耗低。此次中国合肥首届装置艺术展,我们借“冷光源”这个科学术语来界定,自有其涵蕴与旨归。就“光源”二字而言——此次展览,汇聚了中国众多“光源型”艺术家。它们或是中国当代艺术“教父”级推动者,或是扭转中国现当代艺术进程的标志性人物,或是“八五新潮”艺术的卓越践行者,或是在国际上深具影响力的艺术家,或是力倡东方审美、重铸传统的领跑人。当然,这其中也包括少数青年艺术家,他们正以其沉潜的修为与创造,日渐形成新的发光体。

  原标题:警醒似闪电幽独如萤光; 一朵北极花顺着纬度漫游而下

  倒计时:距离冷光源2016中国合肥首届装置艺术展开幕仪式还有10天!

  相对于蜡烛、白炽灯、火山和太阳而言,有一种光源并非靠热能激发,而是凭化学能、电能转换,这类发光体包括萤火虫、霓虹灯、闪电等等,人们将此命名为“冷光源”。“冷光源”无热,亮度高,能耗低。此次中国合肥首届装置艺术展,我们借“冷光源”这个科学术语来界定,自有其涵蕴与旨归。就“光源”二字而言此次展览,汇聚了中国众多“光源型”艺术家。它们或是中国当代艺术“教父”级推动者,或是扭转中国现当代艺术进程的标志性人物,或是“八五新潮”艺术的卓越践行者,或是在国际上深具影响力的艺术家,或是力倡东方审美、重铸传统的领跑人。当然,这其中也包括少数青年艺术家,他们正以其沉潜的修为与创造,日渐形成新的发光体。

  在合肥历史上,这是第一个装置艺术展。毋庸讳言,与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成都等大都市相比,作为中国东部内陆省会城市,合肥当代艺术一直显得冷寂与贫弱而“大湖名城,创新高地”的发展态势,势必要求艺术不止于梅兰竹菊的描摹,而必须给语言一具新的身体,烙上国际化的前卫视觉图景。此次展览,对刷新合肥艺术观念,提升合肥艺术标杆,无疑具有“光源性”意义。

  装置艺术除了对现成物品予以重新构建外,其重要环节是置放于新的展示场所,并赋予其崭新意义。此次展览,位于合肥最高端、最时尚街区,从室内展馆延伸至人流穿梭的街道,融环境艺术和装置艺术于一体。一边是严肃艺术作品,一边是普通百姓生活,这种装置艺术的环境化倾向,逼迫式的“社会雕塑”期许,在中国亦具先声夺人的示范性意义。就“冷”字而言中国装置艺术,发端于“八五新潮”时期,已走过四十年历程,特别是自1990年代中后期以来,一直兴盛不衰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装置艺术在中国全民普及度仍然不高,它不是久远农耕的万家炉火,它基本上是一种都市艺术,具反省、质疑、批判功能,警醒如闪电,烛照如无热、冷艳的霓虹灯光。

  1990年代以来,中国社会城市化进程日趋加快,随之来而的是车流密集、雾霾笼罩、人心焦虑等一系列问题。当代生活的都市化体验,迫使敏感的艺术家们通过装置作品,向人们递交出一份份独特的心灵文件。此次展览,许多作品以都市人工制品为媒材,聚焦都市问题、都市思绪,如人的孤寂感、怀乡病,公共安全、环境危机意识等等。这些作品具有直指人心、直面社会的品质,表达出对中国城市建设热潮的迅速应答、冷静反思。从“政治中国”“符号中国”到“本土中国”,中国装置艺术发展到今天,早已从“是与非”的性质之争过渡到了“好与差”的质量品评。此次展览,我们排除血腥、暴力、情色之作,不以粗俗犯忌、哗众取宠的作品博取口舌,不想做成热门艺术事件,而倾心于冷凝、内倾、幽独、静穆气质。强调语言纯正,倡导东方思维、中国感受,重视本土资源与本土视点具体说来,在安徽这个省份,传统文化沉淀深厚,但当代表达严重缺失。所以,这次展览,有很多作品结合安徽文房四宝、亭台楼阁等资源,借以重拾落花,哀挽往昔,探寻根源,激活传统。

  不可否定的是,装置艺术在其产生之初,是反形式、反审美、反规范的。然而,美的装置,显然更能博得专家和民众理解,更易于为人们接受,从而发挥其引导生活、改造社会之功能。所以,此次展览,我们重新倡导装置艺术的美学魅力,去情感宣泄、重智性提炼,去无序排列、重形式设计,让自省、缄默、含蓄之美,使观众获得情感应答与精神满足。“仿佛北极边上的,某朵小小的北极花顺着纬度漫游而下”,此刻,这朵幽冷之花,意味深长地到达这里,势必对百花产生影响。亲爱的观众朋友,愿此次展览像寒冬的韵事,也像某个老式的奇迹剧,让我们保存这陌生、特殊的亮光,保存着,借此烛照我们目前的现实,寻求心中飘渺回荡的幽深远方。策展人:祝凤鸣学术主持:吴震寰